🔥www.744788.com_腾讯大浙网

2019-09-19 06:37:59

发布时间-|:2019-09-19 06:37:59

患者的儿子没有任何的质疑和责怪,只是默默地说了一句:“我再去找钱。”这个病是需要脑血管造影后决定手术治疗方案的,但是高额的费用加上老汉现在的身体情况,最后家属决定:保守治疗。感染的地方更是让人头疼,我每天要做的就是清洗那些渗出的黄脓。”他边说边流着泪。可是我在病房里找不到他了,我慌了,以为出什么事了。换药室里聚集了我们科所有的医生,打开纱布大量的黄色脓液涌出,坏死的皮肤发着恶臭,清创换药3个小时,期间有的医生默默地离开了,最后只剩下我、我的老师和主任。那天,一位病人家属找到了我。我们眼神交汇的那一刻,他认出了我,他努力地抬起手指着我,嘴里“啊、啊”地叫着,声音很微弱。患者住院的时期是在夏天,每次到他的病房都是一阵阵的恶臭,而且可以看到飞来飞去的苍蝇。广泛存在于自然界,是伤口感染较常见的一种细菌。

患者的头上感染最严重,每天我需要揭开脓痂把脓液引出来,每天我都盼着渗出能少一点。每天的换药成了我下午的主要事情,我基本把下午的时间全放在了这个病人的身上。我们眼神交汇的那一刻,他认出了我,他努力地抬起手指着我,嘴里“啊、啊”地叫着,声音很微弱。“他们都不收。

我疯了一样跑到他的病房,他痛苦地“啊,啊”叫着,眼睛一直看着我,眼神里好像在说“救我,救我......”后来经检查: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(量少)。

我记得那天下午我托朋友花了360块钱从别的医院买了整整一箱的高渗盐水,钱是我出的,那时候我一个月挣1100块钱。没有用任何辅助材料,没有用任何医保不报销的物品,这是患者家属的要求也是一次良心换药。患者出院几天后。离开医办室后我哭了,委屈地哭了。再次看到了那个家属的时候,他蹲在地上不停地在手机里翻找着什么。

估计很快了......“我回到老汉的床旁,我就那么坐在他的身边,我拉着他的一只手,他的儿子拉着另一只手。

几天后,我听到师兄们在谈论一个病人,从他们口中了解到几天前的那个家属带着患者回来了,要求在我科继续住院治疗,患者和家属就在门诊,但是谁都不想收、也不敢收。

那个时候医院外科住院病人并不是很多,三十几张床位住着一半的患者,我让护士安排了一个空病房给他单独住。

接下来的两周:每隔3天换一次药,因为渗出在减少,换药时候我的动作更轻了,怕刺激产生疼痛加重颅内的出血,我期盼着患者颅内的出血不要再增加,快点吸收。

就这样我坚持了3个礼拜,每天换药,每天打苍蝇,每天给他好吃的......患者入院的第21天患者病情稳定,创面渗出逐渐减少,病房的恶臭一点点散去,苍蝇也似乎被我打绝了。

多发生在机体抵抗力降低时,如大面积烧伤,长期使用免疫抑制剂等。

我记得那天下午我托朋友花了360块钱从别的医院买了整整一箱的高渗盐水,钱是我出的,那时候我一个月挣1100块钱。

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两个问题:环境和营养。

绿脓杆菌?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它。”他边说边流着泪。

患者入院第22天我回家休息了一晚上,第二天下午再次回到医院,因为他需要换药。”问我的人是一位30岁左右的男性。

“他低声说。

这个细菌有传染性,一个绿脓杆菌的患者可以把整个病房的其他有伤口的患者全部感染。

”这个病是需要脑血管造影后决定手术治疗方案的,但是高额的费用加上老汉现在的身体情况,最后家属决定:保守治疗。